草莓视频app流氓

2021年10月6日 0 Comments

这座城市废墟在变成废墟之前名为“灰城”,是伊斯塔星球的工业加工中心,也是本土公司多罗哥的所在地。

硝烟和灰尘持续弥漫着,不知何时是个尽头。

就这样,空气中突然闪现出一道人影,但在蛰伏在城市阴影中蠢蠢欲动的虫子衬托下,这人影出现的过程并不如何突兀,突兀的其实是这人本身。

这人自然是吴比——在李肤记的画皮易容下,他伪装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男子,挺着大肚腩站在一辆货车旁,正给自己身上涂抹着一些污泥和血迹。

当然了,那套绝世俊逸的容颜……眼下也在吴比的小梁朝中存放着,以备不时之需,只是按照吴比的计划,他需要成为一个落难的货车司机。

污泥与血迹涂罢,吴比拉开货车的门,拎出了那已经发臭的尸体,拱了拱手道:“兄弟莫怪,借你的证件和货车一用……”

说着,吴比撕开司机肿胀不堪的胳膊,从中扯出一块电子识别码,硬生生塞到了自己的手臂中;而后再从司机身上搜出些饰品和零零碎碎,便坐到了货车的驾驶座舱内。

在吴比还在魂界的时候,就已经盯上了这辆运送压缩饼干的货车——想要混入地底监狱成为难民,有什么比一辆满载食物的大卡车更令人欢迎呢?

驾驶座上,吴比扫描识别码启动发动机,也相应打开了车舱的GPS系统,校准了地下监狱所在的位置。

此刻吴比正身处灰城废墟中的一处高速路,距离西面的人类都市涅槃城约有一千公里,距离地下监狱三公里左右。

接下来吴比的任务,其实就是想办法开过这三公里——只不过这对吴比来说比较难,因为他只有骑马和骑自行车的经验,对于如何驱动手上的这个大家伙……不甚了解。

好在七天的时间没有白费——灰城已经变成了废墟,但涅槃城内的军力可是频繁调动,其中也不乏有同样型号的卡车,所以吴比至少学会了如何打火,以及怎样让它动起来。

清纯闲意美艳绝伦的优美曲线

照着记忆中的流程,吴比踩动油门,货车在一阵嗡嗡声中启动,然后摇摇晃晃地踏上了路途。

第一个一千米,吴比先快后慢——快是因为还没掌控好油门的驱动力,第一时间冲上了护栏;慢则是在吴比稍微找到了一点手感时,却因为路面上尸体以及石块太多,不得不放缓速度,甚至还要下车搬动一番。

第二个一千米,吴比的速度有些失控——连续两个角度不小更带拐弯的下坡,搞得吴比焦头烂额,几乎是像碰碰车一样滑了过去的。

第三个一千米,吴比不得不停下——一座破损的大厦中突然冲出了三只钳虫,两下冲撞便要将卡车掀翻。

钳虫是虫群中相对基本的战斗种类,最为显眼的其实就是它那几乎占了整个身体三分之二的上下颚,咬合力超过上千公斤,对于轻型坦克都有着极强的威胁,更不用说吴比的货车了。

而且让人头疼的是,钳虫不仅有着极强的物理破坏力,行动也极为敏捷——四条健壮的下肢能够让它们在大多数地形中如履平地,两条锋锐的上肢不仅能够洞穿钢铁,更能进行一些诸如进食、捕获等等一些相对精密的操作,是一种非常难以处理的敌人。

吴比在上面当然也研究过虫族,知道钳虫在虫群中的分工地位,所以第一时间跳下货车,务求快速解决这三只钳虫,避免引起嗡虫的注意。

嗡虫是虫群中类似哨兵一样的角色,体积很小,游走在各处战场以及虫群活动范围的外围,一旦战斗声响过大或者是持续太久的话,嗡虫就会通过人耳难闻的嗡鸣向虫群示警,到时候可就不是解决几只钳虫的问题了,也许整个地下监狱,都会因此暴露在虫群的视野中。

吴比下地,选定了第一个攻击目标——第一只钳虫直奔驾驶室而来,迎面被货车撞击之后毫不胆怯,一口钳爆了货车引擎和前轮,直接让货车失控。

看着虫子上钳歪斜依旧生龙活虎,吴比就知道虫族的生命力和耐性远超人类,下意识就是运起魂导拳打去……

“叽——”钳虫的嘶声不大不小,似乎并没有被吴比这蕴满了痛楚的魂导拳打得怎么样,两条上肢“咻咻”地向吴比的肩膀刺来。

修习过魂导拳进阶篇后,吴比的身法也有相应的提升,千钧一发之际侧身避过,在空中跌向钳虫那巨口的同时再度伸拳,纯以力破之——显然钳虫的耐痛程度与人类完不是一个级别,魂导拳的痛觉效果对它并没有什么杀伤力,物理层面的破坏更为直接。

“噗!”吴比将魂导光环开到最大,一拳打进了这只钳虫的血盆大口之中,爆起的绿色体液也喷射了吴比一脸。

下坠中,吴比一招双龙探海将手伸入钳虫的体腔中,再双手发力硬撕,企图将钳虫撕成两半;怎奈钳虫的内外骨骼衔接得极为有力,且骨骼密度极高,吴比的一身巨力竟然无法将它撕开!?

妈的好狠,这人类蛮难赢的——吴比心底叹了一声,便发力再向深处去,准备将第一只钳虫打个洞穿,好腾出时间快速收拾掉剩下的两只……

岂知不需要吴比着急,另外两只早就杀了过来。

吴比身处黑暗,正在寻找光明,却发现期待中的光明不是在眼前出现,而是在身体的两侧——四条上肢从第一只钳虫的体外穿体而入,直插吴比的身体!

这一瞬间,吴比也明白了虫群之中,钳虫压根不会在意同为钳虫的同伴的生死,它们似乎只为杀戮而存在——没有痛觉,不会害怕,杀,杀,杀!

几声闷响,另两只钳虫的四条上肢并未穿透吴比的身体,而是刺在了柔韧的龟甲之上,不得寸入。

不过吴比虽然并未受伤,但四条上肢一撑,还是暂时将吴比固定在了原处暂时无法行动;紧接着,另两只钳虫上下颚齐动,就要连着同伴的尸体和吴比一起咬烂!

“铮!”吴比手腕一抖,刀在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