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视频全集资源

2021年10月6日 0 Comments

贾平安告假,程达的声音马上就高了几个调门。

“包东你去滕王那边看看,那边说是带来了个吐蕃商人,有什么机密事。”程达严肃的道:“这可是我百骑的功劳,谁都不能让。被人抢了你就不必回来了。”

可我是大统领的人啊!

你能决定我的去向?

大统领回来一巴掌拍死你!

但官大一级压死人,包东只能腹诽而去。

“雷洪!”

雷洪上前,程达看了一眼消息,“陛下晚些要去看望诸位相公,千牛卫已经在蠢蠢欲动了,你带着人去准备,一旦陛下出来,抢到贴身护卫的机会。记住,要表现,把最高大,最英俊的放在最前面!你这样的……”

你这样丑的就自动避开吧。

雷洪纠结的扯着胡须,“程副尉,最英俊的便是武阳侯。”

哎!

程达也不禁唏嘘,“武阳侯告假了,说是家中的娘子有事。”

美女兔子的阳光私房

明静放下了‘购物车’,抬头道:“我怎么听谁说武阳侯的坏话?”

你不是和他势不两立吗?

程达微笑,“我只是说武阳侯告假了。”

咱们可是一伙儿的啊!

明静低头看看微微隆起的凶,想起贾师傅的主意让自己的凶渐渐脱离了束缚,不禁暗自感激,“说不得晚些他就来了,我作为监督,有义务要告诉你等,莫要背后说人坏话,好了,继续!”

她低头继续看购物车。

娘的,你这性格百变,怎么和女人似的!

程达不禁想起了家中那善变的婆娘。

晚些,皇帝出来了。

雷洪带着一伙兄弟马上靠过去。

“自己人!”

千牛卫的狞笑着,故意把他们挡在外面。

什么自己人,吴伟洪说了,和百骑要大胆的竞争,别担心。

雷洪带着人几番挤压,可千牛卫人更多。皇帝在中间,他也不敢闹出大动静来,于是悲剧的沦为了外围护卫。

晚些回去,明静闻讯大怒,“程达,你这是怎么弄的?”

“是雷洪无用!”

程达真心的觉得不是自己的锅。

“雷洪带的人少了。”明静却毫不犹豫的把黑锅扣在他的头上。

明中官真好!

雷洪一脸崇拜之色。

包东回来了。

“如何?”

程达觉得今日两件事,总得有一件做好吧?

包东摇头,“那吐蕃人听闻咱们这边有烈酒,就想用消息来交换,可酒精乃是军中要紧的物资,哪里能答应。”

“这就是说,今日两件事都没做成?”

明静冷冰冰的问道。那微红的嘴唇紧抿,白嫩的肌肤上多了红晕。

程达看了一眼……

我喜欢男人,不,我喜欢女人!

我喜欢女人!

明静怒,“说话!”

淫威啊!

值房里的人都蔫了。

明静痛心疾首的道:“看看你们一个个的,一个个都是白胆猪,白眼狼,做事不认真,事后倒是会推卸。今日两件事,第一件百骑输给了千牛卫,第二件滕王那边的消息得不到,回过头说不定就会被军方接手,我百骑……白瞎了!”

程达有些憋屈,“其实……此事还有挽救的余地。”

明静小手一拍,“说!”

程达的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,“千牛卫那边最近很是古怪,处处和咱们争先。可陛下出宫次数少,我以为,回头明中官你就借禀告的时机向陛下暗示百骑进宫宿卫……今日如何输的?不就是因为千牛卫一直在宫中护卫,所以他们抢占了内圈,挡住了咱们吗?”

“老程你这主意不错。”明静很是赞赏,“回头我进宫就禀告,说百骑程副尉有重要建言想进谏。”

程达瞬间面色惨白,“不敢不敢。”

这可是关乎帝王安全,岂能随意变动?

明静冷着脸,“你也知道不敢?那为何撺掇我进宫禀告?老程……你果然是狼子野心!”

我冤!

程达被明静逼得没办法,只能说出了心声,“这多年来,我早就养成了习惯,做事别人去,好处……好处……”

“好处你来拿!”

明静不屑的道:“我早就知道了你这等癖好,果然是百骑之耻!”

包东和雷洪恨不能没长耳朵。

程达这个没用的竟然都能在百骑发号施令,那我这般聪慧的为何不能执掌百骑呢?

这个念头蓦地冒出来,让明静不禁蠢蠢欲动,面色潮红。

我要做官,做大官,做人上人!

“武阳侯来了。”外面传来了欢呼声。

算了,我还是做监军这个更有前途的职位吧。

明静放弃了‘野心’,才发现自己竟然浪费了许多时间,一个货物的对比都没做完,真可耻!

贾平安进来,见众人神色郁郁,也不问,就拿起消息看。

“陛下出宫,谁去了?”

雷洪举手。

贾平安骂道:“一看畏畏缩缩的,定然是输给了千牛卫!”

他怎么知道的?

程达和明静惊讶。

上次李勣说过,皇帝勉励了千牛卫,大概是用于制衡百骑,所以贾平安瞬间就有了答案。

可架不住程达和明静不知道啊!所以觉得贾师傅果然是英明神武。

好像他们越发的崇拜我了……贾平安继续往下看,“滕王那边来了个吐蕃商人?机密事……谁去的?”

包东举手,一脸羞愧。

“没说成?”贾平安语气平静。

包东点头,“下官无能!”

错了就是错了,找借口只能证明你的无能。

贾平安过去一顿毒打。

他拍拍手,“为何?”

打了再问……亲娘啊!武阳侯越发的暴戾了。

程达不禁生出了调去别处的念头。

“打得好!”

明静却在叫嚣。

包东看了她一眼,“那吐蕃商人想要烈酒,下官知晓酒精乃是军中要紧的东西,不敢应承。”

“要烈酒?”

此刻的高原并没有后世那等寒冷,能养活不少人。

但这只是相对。

但凡寒冷的地方都喜欢喝烈酒,那么对方看上了酒精也不足为奇。

但这是泄密!

“陛下出宫护卫之事无需在意。”

贾平安并不喜欢干这等看门狗的活儿,既然皇帝想让千牛卫牛逼一下,那就成全他。

“可这样百骑就被千牛卫碾压了一头!”程达毕竟在百骑厮混了许久,颇有些荣誉感。

老程只会嘴炮,无视!

贾平安无视了他,“至于吐蕃商人……我去会会此人。”

“武阳侯,尚书省来人,说是英国公有事。”

李勣那边来人,让他去一趟。

还未看到值房,就听到了咆哮。

“曰你娘!那吐蕃有什么好弄的?敢下山就砍死!”

“你去砍砍试试?”

“试试就试试。老匹夫,你可敢吗?”

“耶耶如何不敢?你苏定方说什么稳如老狗……”

砰砰砰砰砰砰!

贾平安止步,带路的小吏干笑道:“天气真是不错呀!”

贾平安抬头,阴云密布。

小吏的笑容绷不住了。

贾平安往前几步,看到了里面的情况。

打架的是程知节和梁建方,旁观者有苏定方等人。

李勣坐在主位上,目光温润,仿佛没感觉,“小贾来了。”

程知节刚占据上风,梁建方喊道:“老狗,小贾来了,今日暂且饶你一命!”

贾平安干笑着,“诸位老帅好。”

程知节吸吸鼻子,“不好!”

李勣笑道:“说正事。”

众人这才坐下。

李勣缓了一下,指指门外,有人出去,再回来时颔首,表示并无偷听的人。

李勣缓缓说道:“吐蕃那边来了个商人,透露了些消息,吐蕃那边的内乱结束了。”

喔嚯!

一头大老虎要出笼了。

不过这也是预料中事。

“吐蕃此刻犹如大病初愈,喊打喊杀不会做,但难保悄然弄些手段。”李勣见贾平安若有所思,就问道:“小贾觉着如何?”

“吐谷浑!”

贾平安毫不犹豫的指出了吐蕃的目标。

“对。”李勣很是欣慰,“吐蕃要想扩张,吐谷浑就是一个拦路虎。”

这时候就能看出大唐扶持吐谷浑的好处了,有事吐谷浑去支应,大唐旁观,最后不行了再上。

“但在河西有多处通道可供大军出击,吐蕃人会不会从此下手?”

说话的是苏定方。

难怪能教出裴行俭这等富有战略眼光的名将来。

河西是大唐的战略要地,掌控此处,不但能钳制吐蕃的野心,还能控制西域。丢失了西北,大唐就成了一隅之地。

贾平安想到的是历史。

在唐之前,中原的威胁大多来自于草原,来自于西北。唐之后,中原的对手渐渐转到了东北。

而后政治经济都渐渐的往南方靠拢。

这便是一幅历史变迁图。

“西北那边……”程知节慎重的道:“西北不可丢。”

无需什么理由,众人都纷纷点头。

贾平安想到了后世看过的一部分史料。

大唐衰微,张议潮起军痛击吐蕃,随后一一收复西北之地,并归于大唐。

这个大唐,哪怕到了最后,依旧有无数人在为之奋斗。

比如说最后的安西军。

安史之乱后,大唐无法兼顾外部,于是外部被各个击破。其中西北之地被吐蕃占领多处,汉儿被屠戮……

所以,历来中原王朝大多是先启动了自我毁灭程序,然后外敌才能进来烧杀抢掠。

也就是说,自己不作死,从来都不会死。

“那个商人在滕王那边,小贾……”

李勣看了他一眼,“此事让军方接手最好。”

难怪今日老将们都来了这里,原来是给他挖坑。

程知节笑眯眯的道:“赶紧去,回头一起喝酒。”

梁建方伸手抹了一下贾平安的脸,笑吟吟,“老夫家中的孙女越发的美了。”

贾平安总觉得老梁刚上茅厕没洗手,关键是手粗糙的和砂纸似的,被他这么一搓,满脸疼,“这便去!”

再不走,这群老家伙什么不要脸的事儿都能干得出来。

他们的目的就是想把这个商人掌控在手中,至于什么手段……

李元婴最近的小日子很不错,开春了,走私生意又开始了,他坐在值房里和尉迟循毓商议着事情。

“艹你娘,连耶耶都敢拦!”

外面传来了喧哗,接着就是打闹。

李元婴淡淡的道:“循毓去看看。”

“凭什么是我?”

李元婴说道:“你蠢,我动脑,你动手。”

我一耳屎抽死你!

尉迟循毓悻悻的出去,一开门看了一眼,嗖的一下就不见人了。

“往日也不见你这般勤勉,这是来了个美人?”

李元婴嘟囔道:“就算是美人,也该一起享用,自己独吞算个什么?小心肾阴虚。”

他突然觉得气氛不对。

怎么有一种阴云笼罩的感觉呢?

于是他抬头看了一眼。

贾平安脱鞋就拍。

“哎呀!”

李元婴被这一下拍惨了,捂着脸喊道:“先生饶命!”

贾平安咬牙切齿的拍打,骂道;“老子饶你个铲铲!”

我去,这一气急败坏怀,连四川话都骂出来了。

晚些他出了气,这才消停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李元婴鼻青脸肿的问道:“谁惹了先生?”

尉迟循毓在外面喊道:“赶紧进去。”

两个小吏进来,看着灰头土脸的,一个还在流鼻血。

尉迟循毓一脚踹去,“先生刚准备进来,这两个小畜生,开口就是等着通禀,闭嘴就是这里是宫中……”

李元婴仔细看看贾平安,想笑,“先生,你的脸……”

“我的脸怎么了?”

贾平安没好气的道:“一个不大不小的地方,规矩还不小。禀告就禀告吧,阴阳怪气的说什么你哪来的……耶耶从天上来的,怎么滴,不能求见你滕王?”

李元婴堆笑道:“先生说笑了,只是先生的脸……本王先前也恍惚没认出来。”

几个意思?

贾平安伸手,“铜镜可有?”

罢了,这里应当没铜镜,“弄盆水来。”

太宗皇帝有人镜,我来个水镜如何。

李元婴在怀里摸了摸,摸出一面小铜镜来。

“你没事带着铜镜在身边作甚?”贾平安觉得这货有些娘,就看了看自己的脸。

灰扑扑的,看着就像是刚从泥堆里打滚出来。

我说怎么先前走的时候那些老帅怎么都在笑呢!梁建方这个老杀材,手里全是灰!

想到自己先前顶着一脸灰进宫,贾平安就觉得丢人丢大了,需要安慰。

他把铜镜收起来,“为陛下做事要专注,莫要整日搔首弄姿的,这铜镜我就没收了。”

李元婴脸颊颤抖,“先生此来何事?”

“那个吐蕃商人怎么回事?”

竟然是为了这事?

李元婴觉得自己这一顿打挨的太冤了,“那吐蕃商人原先从咱们这接货去售卖,走的私人路子。”

所谓私人路子,就是凭自己的关系打通走私路径。

“路子看来比较野啊!”

贾平安最喜欢这等路子野的人了,说话好听,做事上路。

“见一见。”

贾平安洗了脸,然后问了二人的功课,发现很糟糕。

“身为先生,我很痛心。”

没说的,罚!

于是等那个吐蕃商人来时,李元婴和尉迟循毓在做功课。

一身大唐服饰,脸有些微胖,一双眼睛微微眯着,偶一转动,先是琢磨,接着便是阴狠。

是个老阴比!

“王圆圆,见过滕王。”

被无视的贾平安问道:“为何是汉名?”

老阴比马上就对贾平安露出了笑脸,“见过这位贵人。”

尉迟循毓抬头,“这是大唐武阳侯贾平安。”

老阴比的眼中迸发出了异彩,热情的道:“难怪我一见到他倍感亲切。在我的家乡见到亲切的人都会拥抱,武阳侯,你不会拒绝一个朋友的邀请吧?”

贾平安起身,二人重重的拥抱在一起,相互拍击着对方的后背。

老阴比很用力,仿佛不如此就无法表达自己的情义。

贾平安恨不能掐他一把……为什么不呢?

老阴比吃痛,只能放开手,笑容也变形了许多。

“我的祖上说不定就是汉儿,所以给了我这个王圆圆的名字。”

他信誓旦旦的模样,让贾平安差点就笑了。

王圆圆,为何不姓陈呢?

冲冠一怒为红颜!

“赞普如何?”

贾平安问道。

王圆圆笑道:“赞普如今在大相的教导下茁壮成长。”

教导?

权臣就权臣,什么教导,若非可以,禄东赞绝对会篡位。

可他不敢,后来就被翻盘了。

所以权臣要么造反,要么你就急流勇退,否则不是你倒霉,就是儿孙倒霉,罕有例外的。

“禄东赞如何?”

“大相身体康健,目前……执掌朝政。”

王圆圆在笑,但笑容很浅。看向贾平安的目光中带着些玩味之意。

我给了你想要的,你能给我什么?

“你说的这些一文不值!”

贾平安淡淡的道:“赞普去了之后,吐蕃内部就陷入了混乱,禄东赞以权臣的身份执掌朝政,堪称是挟天子以令诸侯。国中不服的人很多,另外有忠于赞普的势力也不肯罢休,于是开始了长达数年的内乱。”

这是吐蕃之前的局势。

王圆圆依旧在笑,甚至有些轻松。

因为他觉得贾平安说的全是废话。

这个老阴比果然是有些意思,说不得有大料!

贾平安微微眯眼,“赞普去之前,禄东赞令人偷袭大唐西北,目的不过是挟唐自重。若是赞普动手,大唐趁势出击,吐蕃危矣!从去年开始,吐蕃在西北各处都冒头了,这代表着禄东赞腾出手来,准备开疆拓土!”

他一字一吐的道:“我告诉你这些,只是想说……你说的那些消息,一文不值!”

王圆圆原本轻松的神色被凝重替而代之,拱手道;“敢问武阳侯……”

李云英淡淡的道:“你想要的烈酒,就出自于武阳侯之手!”

我轻视了他!

王圆圆再度行礼,“王圆圆见过武阳侯!”

这位自恃有消息在手,所以很是淡定的吐蕃走私商人终于丢弃了自己的倨傲。